最近收聽廣播音樂節目的次數極其有限,但竟然在不同頻道的不同時段,聽到同一首歌,“撞歌”不下三次,這情形,以往還真沒有過。歌很經典,歌的主人曾經叱吒樂壇紅極一時,然而時下音樂點播里的熱門榜,早沒了它與她的席位。這首歌,名字只有一個字,《問》;而唱歌的人,未必是很多人痴迷的,但一定是很多人都聽說過的,她是陳淑樺。
  終於,《問》的旋律飄蕩在夜空中的第N個瞬間,我聽到電臺DJ夾雜於《問》的歌聲里的輕言細語,“她已經走出人們的視線整整16年了,5月14日是她的生日……”哦,原來如此,我終於捕捉到解惑的答案了。
  第一次聽陳淑樺的歌,並不是《問》,而是更多人熟知的《滾滾紅塵》、《你走你的路》、《夢醒時分》、《明明白白我的心》。尤其後兩首一度走到哪兒都能遇上,這使得它們上了我心目中的“大俗歌黑名單”,聽到就想捂耳朵。還好有《滾滾紅塵》,喜歡至今,有段時間去KTV,我還不時會想起點唱它。
  而耳朵與《問》的第一次相遇,說來有些可笑。大概在七八年前,追看一部諜戰劇,片尾曲是劇中女主角扮演者唱的,一聽就是業餘水平,但那歌可真是好聽,我由每晚追看劇情變成每晚追聽片尾曲。那部諜戰劇的片尾字幕很糟糕,關於片尾曲,只有歌名《問》和那個業餘演唱者的名字,不見詞曲作者蹤影。現在看來,那真是對詞曲作者及原唱者赤裸裸的侵權啊。
  一兩年後,突然有一天在廣播里聽到了電臺DJ放出了這首《問》,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問》是臺灣華視版《神雕俠侶》的主題曲,是陳淑樺的原唱——她的代表作之一。
  對《問》鬧出這麼大“烏龍”,足以說明,我有多麼不瞭解陳淑樺。確實,從來都算不上是陳淑樺的歌迷。按理說,她童星出身8歲拿歌賽冠軍,成名足夠早,走紅年頭足夠長,作品足夠豐富,音質足夠圓潤,唱功足夠堅實,可在我的成長史中,她的歌,真的陪伴不多。
  自從明白了《問》是陳淑樺的代表作,那以後就對它有了期待。也許真應了那句話,“念念不忘,必有迴響”,每當湊巧聽到《問》,總有種久別重逢的狂喜。歌的開篇,連續多個“誰”的排比句,令人怦然心動。那時刻,我會希望面前的音響能再好一點,聲音能再開大一些,好讓“誰讓你心動,誰讓你心痛,誰會讓你偶爾想要擁他在懷中……”的每一個字都填滿周遭空間。聽《問》,我經常忘了它曾是古裝劇主題歌,反而常有時空穿越的恍惚,感覺歌里寫的是一個都市女子,知性獨立,略顯冷峻,為情所困,有柔弱痛楚的瞬間流露,卻也並不傷悲絕望。
  從來沒跟任何人聊過這首《問》。但這麼多年,身邊認識不認識的人,上演了多少與《問》中刻畫的情感糾葛雷同的戲碼?我是耳聞目睹得太多了。男人還好辦,多少還會以“忘情投身工作”當成自我拯救的救命索;相比之下,女人思維更偏絮叨,情到深處更易孤獨。而《問》中的執拗追問,夾帶不甘與難捨,這情緒未免偏於暗沉而不夠陽光,於那些感情需要療傷的女子,她們急需的是一抹亮色,而這首《問》,顯然不是一劑對症的藥。
  作為陳淑樺的“偽歌迷”,這麼些年,我只在一些零碎回憶里,才會驚喜發現,自己對陳淑樺這個名字的尊敬,始終存在。偶爾在某些場合和她的歌聲遇上,就會立馬想起,給我們帶來過這麼多從容、細膩歌聲的女子,她有一頭永遠的短髮,一張線條柔美的瓜子臉。
  “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總是為情所困,終於越陷越深。可是女人,愛是她的靈魂,她可以奉獻一生,為她所愛的人”。人們總說一語成讖,是否也有“一歌成讖”?如今看來,將一曲《問》演繹得絲絲入扣的陳淑樺,當年的歌聲里,早早地站著後來的她自己。因喪母而憂郁自閉並退出歌壇,16年來,她一直都是人們百般努力苦苦追尋期待再相逢的歌者之一。
  音樂人羅大佑李宗盛周華健張震岳四人的“縱貫線”組合,坊間一直流傳兩個成立原因:一是“救市說”,為滾石的唱片市場救市;一是“救命說”,希望以一起玩音樂的形式幫助他們的好朋友陳淑樺走出自閉症陰影。然而,“縱貫線”活躍於樂壇已經好幾年,而陳淑樺始終不作反應,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誰又在乎你的夢,誰說你的心思他會懂,誰為你感動?”這是陳淑樺之問,也是全天下的女人之問,但願她和她們,各自已經尋得了滿意的答案。  (原標題:女人之《問》)
創作者介紹

九份民宿

la40lapa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