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城晚報記者 張林 通訊員 史偉宗
  從今年3月開始,由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市長陳建華等市領導分別帶隊,組成9個調研小組,從推動專業批發市場、國有經濟、製造業、外經貿和民營經濟轉型升級、發展壯大總部經濟、培育新業態、推動提升金融集聚輻射力、增強科技創新能力等9個方面,深入市內各區和企業進行了為期兩個月的調研。
  昨天,廣州市召開產業轉型升級大會,萬慶良、陳建華分別結合調研報告結果,部署廣州打造城市創新體系,推進產業轉型升級,搶占經濟制高點。
  在一個小時的發言里,萬慶良兩度表示廣州要痛下決心自主研發核心技術,“要拿出大動作、新氣魄,不然廣州永遠落後!”而陳建華在將近一個小時的發言里,則兩度表示:“我們承認落後,不甘落後,更要擺脫落後!”
  2016年
  目標
  科技全社會研發(R & D )經費支出占GDP比重達到2.5%以上,規模以上高新技術產品產值占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達到46%以上。
  總部認定總部企業500家左右,世界500強企業達到3-5家。
  金融增加值占GDP比重要達到8%以上,上市公司突破150家。
  定調廣州未來
  人口、資源、政策紅利走到盡頭,廣州新一輪發展的動力何在?
  以科技創新
  引領轉型升級
  廣州為何選擇這個時機召開產業轉型升級大會?
  萬慶良說,2012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廣東時強調,要著眼於全球產業發展和變革的大趨勢,瞄準世界產業發展制高點,推進產業結構優化升級,加快形成新的發展方式。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總書記在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指出,推動產業優化升級,要充分發揮創新驅動作用,走綠色發展之路。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指出,廣州加快產業轉型升級,要搶占金融、科技、總部等經濟制高點,要在推進產業存量升級的基礎上,致力提升產業增量,推動產業向價值鏈高端發展。
  陳建華透露,1979-2012年廣州地區生產總值年均增長13.8%,2013年增長11.6%,經濟實力連續25年保持全國大城市第三位。“這一屆政府的目標是,‘十二五’期間經濟繼續保持年均兩位數的增長,經濟總量到2015年趕上香港、2016年趕上新加坡。按照實際管理人口1600萬計算,到2016年,廣州的人均GDP達到2萬美元,跨過中等收入陷阱,進入高收入水平的城市行列。”要實現這一目標,必須進一步加快產業轉型升級,實現城市可持續發展。
  那麼,廣州的產業往哪裡轉型、怎樣升級?
  “我認為重點是堅持高端化、智能化、集群化、融合化、國際化和低碳化的方向,以金融、科技、總部經濟為抓手,大力推進專業批發市場轉型升級、製造業高端化發展、培育壯大新業態和戰略性新興產業,努力向價值鏈中高端攀升,強化創新驅動,搶占經濟制高點,真正進入創新引領、內生增長的發展軌道。”萬慶良表示。
  他回顧了廣州過去30年發展史後表示:“我們的人口紅利、資源紅利、政策紅利,差不多走到盡頭了,現在只有靠改革紅利、人才紅利、體制機制的紅利,特別是科技創新的紅利,作為推進產業轉型升級的動力!”
  因此,萬慶良指出:“以科技創新引領廣州新一輪產業轉型升級是必由之路。”要全力打造以科技創新為核心、以制度創新為根本、以人才創新為支撐、以企業創新為主體、以載體創新為抓手、以服務創新為保障的城市創新體系。
  關於構建廣州城市創新體系,萬慶良現場要求副市長陳志英、王東牽頭,用3個月時間拿出一攬子工作方案,在此基礎上,召開全市科技創新工作會議。
  直面廣州短板
  短板 1 科技
  穗R&D經費支出
  低於全國全省水平
  會上,萬慶良痛陳了廣州的科技短板,尤其是廣州的科技投入與先進城市相比遠遠不夠。
  他拿起手邊一疊厚厚的報告,現場讀了起來:“2012年廣州市R&D經費支出(指企業在產品、技術、材料、工藝、標準的研究、開發過程中發生的各種費用)是260億元,而北京是1063億元,上海是679億元,深圳是488億元,天津是361億元。2012年廣州R&D經費支出占GDP比重為1.94%,低於全國平均水平1.98%和廣東省平均水平2.17%,北京是5.95%,深圳是3.77%,上海是3.37%,天津是2.8%。”而且,這幾年廣州R&D經費占GDP的比重不升反降!
  此外,廣州對科技的財政投入與其他城市也存在巨大差距。“‘十一五’期間,廣州市本級財政科技投入經費中,共安排2.6億元用於支持基礎科學和技術研發,占市本級財政公共預算不到1%。廣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科研活動中,政府財政資金投入占R&D內部投入比重的4.41%,北京是9.04%,上海是7.37%。”
  再者,“2012年,廣州規模以上工業企業4373家,開展R&D活動的只有674家,比例為15.4%;有科技機構的376家,比例為7.9%,也就是八成以上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沒有開展R&D活動,九成以上的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沒有科技機構。”萬慶良問臺下各區、各機構的負責人:“我們能否研究對策?市區兩級幫扶企業時能否與科技機構、R&D結合起來?能否把企業作為創新主體?能否將開展R&D活動的企業從674家上升到1000家、2000家?”
  說到這裡,萬慶良有點激動了:“我們拿幾十億、幾百億、幾千億出來搞城市基礎設施建設,大家眉頭都不皺一下,半句不同的意見都沒有。而科技投入這塊,關係廣州未來的生命力和競爭力,我們能否在思想觀念上加以突破?”他說,深圳近年來政府財政對科技的投入都比廣州多,“廣州雖然不說跟深圳持平,至少達到一半或者八成以上行不行?這考驗大家對廣州未來是否負責!”
  陳建華也透露,廣州集中了全省70%的國家級研發機構,可產出的科技成果不相匹配。期間,他兩度表示:“我們承認落後,不甘落後,更要擺脫落後!”
  短板 2 總部
  世界500強總部
  位於廣州的僅兩家
  除了科技弱,總部經濟也一直是廣州的短板。
  陳建華表示,廣州總部經濟發展的基礎條件、商務設施、專業服務、政府服務、開放程度等指標排在全國前列,但總部企業的數量和質量與北京、上海等城市存在較大差距,來自世界500強、中國500強、中國民營500強以及央企總部和地區總部的企業還不夠多。
  陳建華毫不諱言:“廣州高端要素集聚輻射的功能不夠強。”他透露,276家總部企業中,世界500強企業總部位於廣州的僅兩家,少於北京(48家)、上海(7家)和深圳(4家);跨國公司地區總部56家,少於北京(127家)和上海(403家);法人金融機構32家,與全國同類機構相比,在知名度、資產規模、綜合實力方面差距較大。
  為此,廣州要在發展壯大總部經濟上取得新突破。今後,要通過重點引進一批、大力培育一批和積極壯大一批的思路,發展一批跨國公司總部、大型央企總部、民營企業總部和國企航母,打造一批總部經濟示範區,推動總部經濟擴大規模、優化結構和提高水平。
  陳建華指出,力爭到2016年,認定總部企業500家左右;世界500強企業達到3-5家;中國500強企業達到25家左右;形成10家左右千億級龍頭企業;建成具有較強影響力和輻射力的總部經濟中心。
  短板 3 金融
  與產業融合不夠緊密
  集聚輻射力有待突破
  除了科技、總部經濟,金融是廣州的第三大短板。
  陳建華指出,要在提升金融集聚輻射力上取得新突破。他介紹,廣州地區金融機構本外幣存款餘額、貸款餘額、保費收入居全國大城市第三位,證券交易額、期貨代理交易額也居全國大城市前列。“但金融與產業的融合還不夠緊密,金融作為資源配置的杠桿作用也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下一步,必須加快建設廣州國際金融城、廣州民間金融街、廣州金融創新服務區、南沙現代金融服務區等四大金融功能區和全力打造廣州碳排放權交易所、廣州股權交易中心、廣州金融資產交易中心等金融交易平臺,爭取設立廣州期貨交易所,吸引更多金融機構的總部或區域性總部落戶,帶動高端要素資源聚集,增強區域金融中心的集聚輻射功能。同時,要積極推動企業上市,鼓勵發展汽車金融、航運金融等產業金融,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
  “力爭到2016年,金融業增加值突破1600億元,占GDP的8%以上。”陳建華表示。
  萬慶良
  說出路
  痛下決心
  自主研發
  核心技術
  “我說了這麼多,結論是什麼?結論是必須痛下決心自主研發核心技術!深圳等先進城市在自主研發方面取得了突破,所以才有城市核心競爭力,這啟迪廣州痛下決心,在自主研發核心技術上拿出大動作、新氣魄來推進,不然廣州永遠落後。如果只滿足傳統商貿優勢,廣州往後的競爭優勢就沒有了,產業競爭力就沒有了!”
  張林、史偉宗  (原標題:承認落後 不甘落後 擺脫落後)
創作者介紹

九份民宿

la40lapam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